背景:
阅读新闻

周总理的日常生活

[日期:2008-09-23] 来源:  作者:赵炜 [字体: ]


    习惯于晚上办公

    和毛泽东主席一样,周总理习惯于晚上办公。周总理夜里办公结束的时间没准,最早也要到两三点,遇上事情多时,他就工作一个通宵。因为通常休息得很晚,所以周总理起床的时间也比较晚,正常时间在八九点,有时睡得晚了要到中午才起。为了让周总理休息好,西花厅的上午一般都是静悄悄的,大家说话走路都要尽量压低声音,更甭提大声喧哗了。
  周总理一起床,西花厅忙碌的时刻也就来临了。先是秘书们忙着向周总理请示汇报工作,有时实在要赶点,男秘书们还会毫无顾忌地把周总理“堵”在卫生间里。等周总理把个人卫生搞完,他就吃一点简单的早餐,事情少时,周总理可以在早餐时享受十几分钟的清静;赶上事情多,周总理就会让秘书利用这点进餐的时间给他读读大字参考和参考消息。
  吃过早餐,周总理一天最繁忙的时刻开始了,他的日程表都提前订好的,开会、找人谈话、调研、接待外宾……几乎一出去就是一天。周总理回来时一般天都黑了,“文革”前他的一个习惯是每天回来下车要先路过值班室,进去看看有没有特别重要的事儿,后来,值班室改了门儿,周总理要去还得绕个弯,不太方便,他也就不去了。

    “要保密,不要对任何人讲”

    大家都知道,周总理对他办公室的门看得很严,他办公时,除了秘书有事可以进去,一般人根本不能进,连邓大姐也很少进他的办公室。周总理在办公室打电话时,除非他允许,任何人不得留下,通常我们看到他接电话或者要打电话,就都先主动退到办公室对面的卫士值班室去。
  但有时周总理会在打电话时摆摆手,我们明白,这是不用出去的意思,也许,他一会儿要把这件事交给某人去办。周总理对秘书打电话也有严格要求,他从不许秘书在卫士值班室打电话谈他交办的工作,而是要求我们一定回自己办公室打。
  “要保密,不要对任何人讲”,这是我和周总理接触中常听他说的一句话。平时,周总理的文件都是由值班的同志拆,但他规定部以上领导和知名人士给他的亲启信件秘书一定不要拆,如果有误拆的情况也必须当时就封好,同时要在信封上注明是由某某失手误拆,以后一定注意的字样。
    周总理对我们要求严,他自己也是这样做的,遇上机密性很强的信件,周总理都是亲自写信封和封信,注明由某某同志专送给中央某位领导亲启。有时信写好了周总理又要添加些内容,他就在信封上注明“这是我拆开又重封的。”
    周总理是个喜欢整洁的人,办公完毕,他习惯于自己把办公桌上的文件收拾好,笔、墨、放大镜等文具也都一一整理得清清爽爽,放到固定位置,临走还要把椅子摆放好。周总理不在时,我们通常要把文件送到他的办公桌上,将近20年,我进过周总理办公室不知多少次,但从未见过他办公室有过乱糟糟的情形。

    对毛主席的电话一刻也不能耽误

  尽管周总理每天睡觉很晚,但他却给我们订下一条严格的纪律:对毛主席和毛主席处的电话一刻也不能耽误。这条纪律的制定缘自于一桩小事。
    有一天晚上,周总理工作到很晚,刚刚吃完药睡下,毛主席处就打电话过来。值班的同志实话实说,告诉对方周总理刚睡觉,毛主席的秘书一听就说不要叫他了,让他睡吧。第二天,周总理起来后知道了这件事,把值班的同志狠狠批评了一顿,还特意到值班室向我们所有的人宣布:“以后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毛主席处来电话,那怕我刚刚睡着也要叫醒我。决不能误事。”

    吃穿方面却十分俭朴和随便

    和工作习惯截然不同的是,身处高位的总理在吃穿方面却十分俭朴和随便。
  周总理吃的一向比较简单,早餐通常是一杯牛奶或者一碗玉米糊,再加两三片面包;如果在家吃午餐或晚餐就是两菜一汤。总理的两菜是一荤一素,荤菜他喜欢吃鱼或红烧肉,特别爱吃的是淮阳烧狮子头。素菜里总理比较喜欢吃豆类和带叶的绿菜,像蚕豆、豌豆和豆制品以及油菜、空心菜这些大路菜都是他最喜欢吃的。
    由于经常工作到深夜,总理半夜难免有饥饿的时候,这时,他的夜宵就是一小盘花生米。我有几次到总理办公室去送文件时正赶上他在吃夜宵——一边办公一边用手指夹着花生米往嘴里送,见到我进来,总理就会关心地问:“赵炜,你饿不饿,吃东西没有?”要是听说我没吃,总理就说:“没吃,那就让值班卫士给你几个吃吧。”
  “谢谢总理,我不饿。”我总是这样回答。最初看到周总理吃这样的夜宵时我感到有些不可理解,一个大男子汉,就吃几粒花生米当夜宵,能当什么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再见到总理吃他那份独特的夜宵时,我的心就变得酸楚起来:一个国家的总理,每日十几个小时不辞劳苦地工作,饿了,就拿几粒花生米充饥,这让人感到太简单、太过意不去了。但总理似乎是习惯了,每日办公依旧到很晚,花生米也依旧吃得很有味。

    特别喜欢待客

  周总理的客人多,他也特别喜欢待客。不管是找谈工作还是开会的,赶上吃饭时候周总理都会热情地挽留:“别走了,一块吃个饭吧,今天我请客。”吃归吃,周总理却从不理财,饭费从他的工资里出,他也不知一个月花多少剩多少。有一次,周总理又留客人吃饭,照例还说是他请客。邓大姐听了就在旁边开玩笑:“怎么老说是你请客呀,你一个月有多少钱哪?你们是在吃我的,别以为是吃你的,不信咱们分开算算。”
  “是吗?那就让大姐请你们吃饭。”周总理笑呵呵地说。
  从1964年起,周总理和邓大姐的工资开始分开支配,果然,周总理的工资扣掉房钱、水电费和各种开销后一个月真剩不下多少钱。这一算,周总理有了点理财观念,从那以后,他虽然请客如常,但再留客人吃饭时,总忘不了特别声明一句:“今天是大姐请你们吃饭。”

    对乒乓球尤其感兴趣 
 
    周总理对体育很关心,遇到有重大国际赛事,他每天必问比赛结果;周总理对乒乓球尤其感兴趣,平时很关心国家乒乓球队的情况。
    在周总理的办公室旁边有一个乒乓球室,里面的那张球桌很有些来历。那是第26届世界乒乓球比赛后,荣高棠和国家体委为了表示对周总理的敬仰,也感谢他对体育事业的支持,决定把争夺世乒赛团体冠军用过的台子送给周总理。当时周总理不收,荣高棠就动员我们办公室同志作工作请周总理收,他说这球桌不是送你一个人,办公室同志也可以用嘛。就这样,这张球桌摆进了西花厅。自从有了这个台子,周总理活动的机会多了,有时他会挥拍上阵,到活动室和工作人员打打乒乓球。
    在周总理的熏陶下,西花厅的工作人员会打乒乓球的不少,而且球技都有所见长。赶上周总理有闲暇又兴致好的时候,西花厅还会组织个小型的乒乓球比赛,比赛的奖品都是邓大姐拿出个人物品。

    西花厅的普通一员

    在平时的生活中,周总理喜欢把自己当成西花厅的普通一员,对于西花厅工作人员组织的一些活动也积极参与。
    五十年代末期,由于大家工资都不高,和社会上许多单位一样,西花厅也成立了一个互助会,每月大家都存入一些钱,谁有急事就先用。当时,我们没把成立互助会的事告诉周总理,后来他知道了就主动要求入会,还说,我也是西花厅的一员,有事也要通知我嘛。
    后来,互助会解散时,有同志家里困难,先用的钱一时还不上,周总理、邓大姐和几个经济条件好一点的同志就没要自己的钱。好多年以后,只要一提起这件事来大家还非常感动。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张婧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